澳门新葡京官网欢迎你的加入,澳门新葡京官网最好的资讯和信息提供给大家,宝博娱乐城网上开户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
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293]张
美国澳门新葡京官网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澳门新葡京官网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216]张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下去,从袖口流上去。不用看也知道,曾通的手也在颤抖,因为他举着的油灯照射不过些须的地方在不断晃动。前面的路,没有壁上的油灯了。或者,有油灯,但是没有点亮。狱长道:“我们走了多久?”“不到,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走了多远?”“……”“有上回远吗?”“感觉上,远远没有。”狱长不再说话,他看着曾通,曾通也看着狱长。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良久。寂静的甬道里只有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声和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跳声。然后,他们一齐转头看向背后的地面。地面上,是他们的影子。由于曾通举着的光源距离他们很近,他们的影子仿佛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扁,挤压得又矮又胖。狱长注视着自己的影子,他奇怪地发现,尽管曾通距离光源比自己还要近些,但曾通的影子却比自己的长。不,不仅仅是如此。那影子还在变化,在变长。曾通的影子慢慢地拉长,仿佛一个蹲在地上的人慢慢地站立起来。忽然,它举起了手一晃!光在一瞬间变化了,是曾通已经被恐惧夺走了所有的力气和镇定,他扭曲地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快拿捏不稳油灯了,他的手一松,狼狈地朝甬道壁靠去。油灯如同慢镜头一般向地上落下。就在这一瞬间,狱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把抓起快要落地的油灯,满手的灯油。但灯心还在燃烧,光[535]张

博彩e族排三字谜

欢乐斗地主记牌

好莱坞娱乐城新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

qq游戏斗地主刷豆2012

Back to Top